培训机构不开课愁坏复读生,专家建议优先复读班错峰复学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婷婷)陕西省高考复读生小路(化名)最近有些焦虑,因为眼看着高三同学陆续开始复课,很多跟他一样的复读生却因为在校外培训机构上课,迟迟等不到复课通知。

 

临沧律谒电子产品有限公司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全国超半数省份公布了开学时间,其中大部分省份明确高三、初三最早复课。但复读生何时复课、如何复课,多数地区未明确具体计划。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既做好疫情防控,又做好复学复课,这就要求教育部门科学决策、精细化管理。可根据培训机构的培训对象实行“错峰复学”,允许达到疫情防控要求的复读学校、复读班先复学。

在家学习效率低,复读生盼复课

与绝大多数复读生一样,学理科的小路选择在校外培训机构参加高考复读。疫情到来后,培训机构的线下授课暂停,其中也包括复读生的课程。

 

于是,小路在家上起网课。不过对于上网课的学习效率和质量,小路非常担心:“在家里学习效率真的不高,在学校,老师可以了解我们掌握知识的情况,上网课少了互动,我不会的内容还是不会,就是以前会的内容,现在没老师带着巩固也快忘了。”

 

云南省的艺术类高考复读生妮娜(化名)也在上网课,她学的是画画,由于网课少了和老师面对面的交流和现场感受,她总感觉学习效果不好。

 

随着各地高三学生陆续复课,像小路、妮娜这样的复读生和他们的家长更加焦急。妮娜的妈妈王女士说:“三月中旬开始,我就跟老师打听复读班何时复课,给教育部门打电话,也没有确切消息。”

 

同为复读生的微博网友“张蜀黍11”于3月22日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心急如焚,压力巨大,“一是备考的压力,二是对学习效率的压力。”该网友说,学校的学习氛围会让人去竞争,而在家难以聚神,对学习效率都有或多或少的影响。“学校上学的消息一经发布就像雪中送炭,但临近开学,又被通知复习生不予开学。”这让该网友十分郁闷。

 

“高考复习时间就那么多,我们‘高四生’输不起了。”小路说。

 

部分培训机构已做全面消杀

复读生急盼复课,培训机构准备如何?记者从西安、杭州等地校外高考复读培训机构了解到,目前,部分培训机构已做好复课准备,包括教室、楼道等区域的全面消杀。

 

杭州一家高考复读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校已经按照教育部门的要求上报复课所需的资料,现在正在等待审批和最后通知。该工作人员说:“我们申报的资料可能比公立学校的还要多。”

 

就职于云南省昆明市一家高考复读培训机构的杨老师表示,为了让复读生尽快回到课堂,该培训机构对教室、食堂、学生宿舍等进行了全面消杀。“教育部门对于学校复课有明确要求,我们都是按照那些要求来做的。”

 

“我们的机构规模在云南省算比较大的,约有1000多名复读生。为了让孩子们复读,有些家长贷款交学费、有的是亲戚朋友凑的学费,要是还不能复课,我担心孩子们压力过大。”杨老师说,此前昆明相关部门曾两次到培训机构进行检查,但何时能复课依然没有通知。从教育部门获得的消息是待中小学、幼儿园复课之后,培训机构方能复课。

部分地区已将培训机构复课提上日程

 

4月1日,针对复读生何时可以开学的问题,记者致电多地教育部门。云南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常见问题校外培训机构何时复课尚无通知,但已了解复读生诉求,并将相关情况报送上级部门。

 

山西省教育厅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山西省高三学生已复课,复读生何时复课还不确定。长春市教育局还于4月1日下发《关于严禁校外培训机构擅自复课的通知》,明确“未经省级教育部门批准,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擅自开展线下培训活动,对违规开展培训的要会同有关部门予以严肃查处”。

 

但是,也有部分地区已将培训机构复课提上日程。3月24日,杭州市教育局发布《杭州市校外培训机构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有序推进复工复课工作方案》,提出营利性校外培训机构需要通过“杭州市企业严格防控有序复工数字平台”复工申请核准,即可有序复工,同时,须第一时间向属地主管教育行政部门报备。《工作方案》强调,复工不等于线下复课。

 

针对复读班复课时间,杭州市表示,全市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复课时间不得早于中小学校开学时间,具体复课时间按省教育厅、市政府有关部署执行。

 

成都市教育局明确回应,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线下培训活动时间不得早于4月18日,如果中小学全面开学复课时间有调整,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时间则相应调整。

 

宁波市提出,疫情防控期间,培训机构学员复课时间不早于中小学校正式开学后一星期。具体复工复课时间将按照省市统一规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专家:可根据培训机构的培训对象实行“错峰复学”

 

教育学者熊丙奇表示,复读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复读生基本上通过三个渠道复读,即民办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和在家自己复习,其中大部分复读生会选择前两种方式来复习应考。“如果选择在民办学校复读,由于这种学校是按照全年日制学校复课的,所以问题不大。问题比较大的是在校外培训机构复读。”

 

因此,熊丙奇认为,可根据培训机构的培训对象实行“错峰复学”,允许达到疫情防控要求的复读学校、复读班先复学,不宜“一刀切”规定复课时间。

“选择复读是学生的权利,对于习惯集体学习的复读生来说,教育管理部门有必要考虑他们的诉求,可对教育培训机构复学进行更精细化的管理。”熊丙奇说,在全日制学校的高三、初三年级都复学后,办学规模远小于全日制学校的培训机构,只要做到封闭式管理,满足复学要求,也应该可以复学。

他进一步解释说,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大多招收的是周边社区的学生,规模普遍不大,只要实行封闭式管理,其安全风险并不比学校大。

熊丙奇表示,既做好疫情防控,又做好复学复课,这就要求教育部门科学决策、精细化管理。各地普遍采取高三、初三先行复学的“错峰开学”方式,就是在进行精细化管理。因此,应把精细化管理推而广之,用在培训机构的复工复学中。培训机构实行封闭式管理的高考复读班可率先复学,这也可为培训机构的全面复学复课探路。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编辑 白爽 校对 赵琳

原标题:What?!葫芦娃都可以联名彩妆?!仲有超好睇嘅花木兰联名!

原标题:三分钟,瞬间化作永恒

据报道,业内消息称,华为将首次把部分手机“麒麟”芯片转到中芯国际代工,选择中芯国际最新研发的 N 1 制程技术。这是华为首次将这么重要的芯片转交大陆晶圆厂。

原标题:巴霍巴利王:这才叫印度神级战争大片,光看阵势就让你热血沸腾

原标题:“隔屏传递 爱不打烊”——重庆市九龙坡区实验幼儿园4月1日线上游戏活动